首页 >> 道德讲堂
上一篇 下一篇 笑对人生、迎接挑战!——记南京市第14届南京好市民魏铭

2016-06-22 访问次数: 字号:【

    1999年的4月,40岁的我正是工作、家庭一肩挑大干事业的时候,却被诊断为肺癌(左肺腺鳞癌PT3N2M0ⅢB),被迫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工作岗位。肺癌让我从美好的生活跌入痛苦的深渊,我不知道怎样从医院进的家门。难道生命就这样结束?我茫然、恐惧、痛苦、绝望,不知道今后的路怎样走,有多长?
     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妻子面对现实的勇敢精神鼓励了我。人固有一死,但生命的价值却不是以生存时间的长短来衡量,而是存在的意义。 手术室门前有妻子焦急等待的身影,化疗病床边有妻子细心关爱的呵护。每天清晨,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总是妻子的微笑,她为我送来可口的早点。大剂量的化疗让我好比受刑罚,呕吐、不想吃全身无力,犹如万箭穿心,针扎一般,头发大把大把脱落。妻子总是在我身边,不断地鼓励我:“吐了咱再吃,不想吃哪来的体力接受化疗,你是我的依靠啊,是儿子父爱的需要,这爱是无法替代的,这家需要你,你一定要勇敢地挺住,不能放弃希望,精神可万万不能垮啊。”放疗过程中因肺腺鳞细胞癌伴坏死,癌已侵及肺膜,肺门淋巴结五分之三癌转移,送检淋巴结四分之二可见癌转移,我不得不接受超计量的放疗。放射性食管炎让我坐立不安,夜不能寐,咽一口唾液也要痛苦半天,一小杯水二十分钟也喝不完。妻子为了让我保持体能,坚持放疗,用麻油冲蛋花,麻油稀粥也无济于事,不能吃不能喝,还有高烧不断地折磨着我。主任医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我给你挂一点脂肪乳吧,也许你会好受一些。妻子为了我偷偷地恳请医生给一点可卡因,吃饭、喝水前先喝一口,就这样也没有减轻我的痛苦。就在我想要放弃放疗的时候,妻子又一次鼓励我:“人生难免有挫折,勇敢地去面对,保持信心,保持心态平衡,那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坚持,最后的胜利就是属于你的。”       
     一次次的将痛苦抛弃,一次次的迎来希望,我与死神抗争,我与癌魔挑战,我向希望迈进,我向康复走来。在抗癌的道路上妻子与我并肩冲破了黑暗,迎来了曙光。

     告别了昨天,妻子再一次鼓励我:“你应该积极投入到癌友康复活动中去,把自己如何与癌魔斗争的经验介绍给大家,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为社会多奉献一点爱。”我现在可以自豪地说,我做到了。南京鼓楼医院肿瘤科乐翔主任面向社会面向肿瘤病人进行科普知识讲座时邀请我共同参与,我为到会的肿瘤患者、病人家属、到会的朋友们介绍我是怎样树立信心、决心、恒心,用科学的方法防癌、抗癌、战胜癌的。我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癌症不等于死亡,更不是被判死刑,抗癌明星就是你自己。

      肺癌让我离开了心爱的工作,放弃了理想,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在家当起了全职的“家庭夫男”,我并没有让家人让着我,而是发挥自己的专长为邻居服务。邻居家的电灯不亮了、煤气灶打不着火了、水龙头坏了、电视没有图象了、洗衣机不转了等等,这一切他们都会来找我。这时的我都会热情地为大家解决一个个难题。邻居家的孩子作业不会做了也会来找我帮忙辅导一下。每当我做完这些事,我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高兴、愉快和自豪。邻居们都说我是一个好人,好人菩萨会保佑你,好人一生平安。通过做好事我心情舒畅,我开心,我发现了我活得有价值有意义。

     在向死神挑战中,我和全家只有一个目标“树立信心,战胜癌魔”。几年来,在坚持科学治疗的同时,我还坚持练起了“吸、吸、呼”郭林新气功。清晨,当人们还在甜美的睡梦中,我已来到南京的玄武湖畔,吸、吸、呼......吸、吸、呼......开始了新的一天。无论刮风下雨,三九严寒,还是烈日炎炎,酷暑袭人,我都坚持锻炼。我用双腿走出自信,走进健康。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南京的玄武湖梁州义务教癌友们修炼“郭林新气功”,十五年来每当我走进公园看到一个个在修炼郭林新气功的身影时,我是多么的自豪。因为他们都是我带的、我教的、都是我的学生。在我的带动下,大家都树立了战胜癌症的信心。我还鼓励大家不但要坚持修炼郭林新气功,还要好好的活着、活着比什么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还爱人一个完整的家,我们的爱人们更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2013年11月8日我带队南京癌友康复协会郭林新气功爱好者们参加在上海举办的长三角地区癌症病人第四届运动会一举夺得郭林新气功比赛“一等奖”荣获冠军。从1971年郭林新气功走向社会就有了北有北京、南有上海。而我们南京癌友康复协会的郭林新气功的爱好者们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学习、培训、教学,正在迎头追赶,形成了一个好的、新的开局。十几年来我还一直在默默的义务传授着郭林新气功,如今已发展到南京周边地区(安徽滁州、镇江、南通、张家港、扬州、沭阳、溧阳等)的好多病人慕名前来学习,正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在我的主持、倡议下2013年元月我们又创建了“南京郭林新气功康复园”QQ群,从元月2日建群时3人,发展至今天的230人,这些都是肿瘤病人,都是想活命、想与命运抗争的人。

    向康复迈进的我,在合理膳食、科学锻炼的同时,还积极参与南京癌友康复协会的工作,关爱我身边的每一位癌友。我带着癌友们,走医患结合、群体抗癌、科学抗癌之路。在我的心里有一个愿望:“让每一位癌友都不掉队、让每一位癌友感受到南京癌友康复协会是我们的家,是我们的依靠,是我们可以倾诉心声的好地方,好去处。目的只有一个,带大家走进康复,带大家玩的开心。

     我能走出阴影,迈向康复,与妻子、儿子和80多岁高龄的老父亲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我能全身心地投入为癌友服务与他们的支持更是分不开的。说到这,我不得不提到我那身患“血友病甲”缺少凝血因子的儿子,每月他要输大量的新鲜冰冻血浆,关节腔的自溢性出血已造成了他的膝关节、手关节的变形,在加上两百多斤的体重,更造成了他多有行动不便,就是这样他也没有忘记“老爸,你为癌友服务,我就躺在床上,我自己会照顾自己。”80多岁的老父亲更是坚定的说:“家里有我这个老人照顾,你就放心吧,” 为癌友们服务、献爱心、做奉献,妻子更是我的得力助手,癌友们有活动,妻子用电话一遍遍、一个个、耐心的通知到片长、通知到癌友们。协会的《癌友通讯》妻子用肩背着它一本一本、一家一户送到癌友们的手中。

     我们这个家很特殊,与别人不同的是妻子要面对的是两个重病人,一个是患先天性“血友病甲”的儿子、不能碰、不能跌要一个人全身心的照顾他,一个是患“肺癌”的丈夫我,妻子既要做贤妻,还要做良母。做贤妻、做良母不是一句、二句话的事,儿子十八个月时我们发现他皮肤上经常出现紫斑,外伤后留血不止,一九八七年五月我们来到江苏省人民医院小儿科做了全面检查,小儿科陈怀华主任看到化验结果惊呆了。语重心长的嘱咐我们,孩子太可怜了,患儿Ⅷ第八因子只有C:1%啊,ⅧR:AO123.69%,为典型的血友病甲患者,易出血,千万不能外伤,需要特殊的照顾、护理。

    看着一纸宣判,妻子只能把眼泪往肚里流。孩子太小了,从那以后妻子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儿子,全身心的照顾他,她只有一个信念,儿子既然来到这个世上,就要象同龄人一样、快乐的生活,健康的成长。

    儿子三岁时,在一次玩耍时不慎跌到头部,当天深夜出现了昏迷。我和妻子把孩子急送南京军区总院抢救,CT检查报告提示:1.左侧颅后及顶部硬膜外、硬膜下血肿,2.脑肿胀。急诊科的主任把我和妻子拉到一边:“孩子是先天性“血友病甲”这次又是脑外伤,即使抢救过来也会留下后遗症,与其长痛不如短痛啊”。妻子呆呆的站在那里,含着眼泪央求一定救救我的孩子……

     在医护人员全力抢救、精心护理下,一只脚已踏上鬼门关的儿子硬是给拉了回来,孩子是救过来了,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癫痫”。

     当癫痫发作时,要人全身心的在旁边护理,抽搐、狂颠,都是他不能自理的、更没有意识,发作时要防止他摔倒、还要防止他咬伤自己的舌头,发病急时身边没有压舌板时,妻子把自己的手放进儿子的口中充当压舌板,三五分钟后孩子平缓了,当妻子看到自己血肿的手,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

     如今儿子已经30岁了,生活不能自理。妻子每天还要为他洗脸、洗脚遇到自溢性关节腔出血,手、脚不能动弹时,还要在床边喂饭,倒屎、倒尿。儿子已让妻子这个做妈妈的吃尽了苦头,可我这个丈夫还要妻子精心的照料。可妻子面对这一切总是面带微笑,把爱倾注在这个家。妻子在家是一位称职的好妻子、好母亲,在单位更是一名出色的好职员,在我们癌友协会更是一个好家属。

     2006、2008、2010、2012年我们家多次被省级机关评为“五好家庭”,2010年妻子又荣幸的被南京市鼓楼区政府授予“十佳母亲”的光荣称号,2012年我们这个家又被评为“中国抗癌好家庭”。正如单位领导在省级机关“五好家庭”,表彰大会上动情的说道,有人说过:她的“患血友病的儿子不可能活到二十岁”可如今,他们的儿子已30岁了,三十年来他们对儿子倾注了心血父爱和母爱,呵护着儿子的生命。老公公是一位八十多岁的退休老人,患有哮喘、心脑血管病,袁安怀同志作为儿媳用她的细心、孝心,精心照料着老人(因为婆婆十六年前患肺癌去世了)。袁安怀同志在单位严于律已,对自身严格要求,始终把耐得平淡、舍得付出、默默无闻作为自己的准则,始终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严谨、细致、扎实、求实脚踏实地埋头苦干上。

    总之,袁安怀同志在单位是一名出色的好职员,在家里是一位称职的好妻子、好母亲,他们的家庭是一个勇于面对现实、正视困难、在逆境中进取,不放弃希望,乐观生活,乐观进取、笑对人生、赋有爱心的好家庭。

我们的家是在困难中生存,更是在逆境中进取,我们不会放弃希望,更会乐观生活,我坚信在新的道路上我们全家会去迎接新的挑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